法国多学科佛教研究中心林藜光佛教研究杰出学者讲座

我们自豪地推出法国多学科佛教研究中心“林藜光佛教研究杰出学者讲座”!

2017年1月,法国多学科佛教研究中心决定开设“林藜光佛教研究杰出学者讲座”,以纪念曾在法国国立东方语言文化学院工作过(1933–1945)的中国语言学家、佛学家林藜光先生。此系列讲座每年邀请一位佛教领域的国际知名学者,在法国多学科佛教研究中心向法国公众介绍他们的研究成果。

林藜光(1902–1945)生于福建厦门。早在1926年从厦门大学哲学系毕业时,他就有志于从事佛教研究。1924年到1926年期间,他跟随当时在厦门的法国汉学名家、佛学家戴密微(Paul Demiéville, 1894–1979)学习梵文。1929年,受东方学家、汉学家、波罗的海德意志人钢和泰(Alexander von Stael-Holstein, 1877–1937)之邀,林藜光来到北京的哈佛燕京学院担任其助教。他在钢和泰的指导下继续学习梵文,并从事文献学研究。于此同时,他编纂了一部《大迦叶问大宝积正法经》的汉梵索引,词条书目超过10,000条;这一索引从未出版。1933年,法国国立东方语言文化学院为林藜光提供了一个中文讲师职位,使其能与时任教授的戴密微一起工作。于是他来到法国,并有幸向法兰西公学院的著名印度学家希尔万·列维(Sylvain Lévi, 1863–1935)学习梵文和巴利文。

列维于1922年在尼泊尔请人抄写了一部梵文《诸法集要经》,其中包含大量佛经诗句。

据戴密微称,

“这一抄本……错误百出,几乎每一行都有错误……抄本的一处题跋指出,这些诗句出自《正法念处经》。列维明确承认,这部小乘佛教典籍的梵文原著已经亡佚,但有一部藏文和两部汉文译本存世;然而他没能在《诸法集要经》中找出这些诗句。因为《诸法集要经》的编者,一位名不见经传的僧人观狮异想天开地按照他自己的方式重新编排了《正法念处经》的偈颂……,完全打乱了原著中偈颂编排的顺序……,以至于列维本人也没能在藏译本和汉译本中找出那些偈颂。”(戴密微,1949,《林藜光<正法念处经研考>序言》)

校勘这样一部写本的工作异常繁重枯燥;列维当时年事已高,无法承担此事,于是把任务交给了林藜光。林藜光在其师1935年去世以后,在巴黎国家图书馆开始抄写经文的藏译本,其后又从《汉文佛经集》中抄出此经文的汉译本,然后将其与梵文本对勘。如此,在其耐心、不懈的努力下,终于在汉文本中找出了其中一句诗句,然后又找到另一句,然后一组诗句,最后是所有诗句……直至校订出整部梵文本的《诸法集要经》。

在高等实践学院的教授路易·勒鲁(Louis Renou, 1896–1966)指导下,林藜光编订了《诸法集要经》2549句偈颂的校勘本;在出版梵文原文时加上了校勘好的藏文译文和中文译文,并加上他自己的法文翻译。在藏译本和两种中译本的校勘基础上,林藜光提出了很多极有说服力的看法。

在完成了这一工作以后,他立即开始着手撰写《正法念处经序言》。一开始,这个序言是为了从历史和佛教语言的角度研究《诸法集要经》的演变,由于涉及的内容越来越多,变成了一篇对《正法念处经》的完整研究,最终扩充成一部关于小乘佛教在特定历史演变阶段的研究。名为《正法念处经》的这篇序言包括五个章节,共350多页。这项工作如此之庞大,林藜光用了十年研究时间,其中六年处在二战的艰难时期。他表现出了一种持之以恒、夜以继昼的工作态度:白天教授中文,晚间从事其研究,经常工作到深夜。

战时的物质匮乏,劳累过度,以及远方祖国和家人不幸的命运带给他的煎熬,对他的健康造成了巨大的伤害。1945年4月29日,在圣伊莱尔(伊泽尔)的一座疗养院里,他独自一人静悄悄地离开人世,享年43岁。次年,他的遗骸被运到贝尔拉雪兹公墓,从此长眠于此。

他去世以后,其著作在法国校勘出版。戴密微、高等实践学院教授安德烈·巴洛、堪培拉澳大利亚国立大学教授杨·维莱姆·狄庸添加了附录。“美洲和东方书店” 分四卷出版了其全部遗著,分别于1946、1949、1969、1973年面世。

林藜光以其不朽的著作为推动法国的佛教研究做出了贡献。这位来自异乡的佛学家逝世72年以后,我们荣幸地以他的名字命名我们的年度讲座系列。事实上,他的经历和著作,见证了法国多学科佛教研究中心的三个共同创建者(国立东方语言文化学院、法国高等实践学院、法兰西公学院)长期合作的传统,以及欧亚学者间的合作传统,尤其体现了在尊重、翻译和重建文明多元性的理念启发下,高校学者高度重视对佛教学研究。

2017年3月5日

感谢林藜光之子林希

 

 

林藜光遗著

1、《诸法集要经》,第一册,第1-5章,1946。

2、《正法念处经研考》,戴密微,1949。

3、《诸法集要经》,第二册,第6-12章,戴密微、巴洛、狄庸校注,1969。

4、《诸法集要经》,第三册,第13-36章,巴洛、狄庸、戴密微校注,1973。

了解更多关于林藜光生平和研究的信息,请参见《中国研究》(Études Chinoises),2015年第34册,第一期。

阅读法文版

原始帖子